http://www.ox-holdings.com

谷歌表示,谷歌与 Oracle 之间的 Java 版权之争基本有了结果

摘要谷歌与 Oracle 之间的 Java 版权之争基本有了结果,谷歌因为在 Android 操作系统上使用了 Oracle 的 Java 版权代码,需要向 Oracle 支付 88 亿美元的赔偿。谷歌与 Oracle 之间的 Java 版权之争基本有了结果,谷歌因为在 Android 操作系统上使用了 Oracle 的 Java 版权代码,需要向 Oracle 支付 88 亿美元的赔偿。3 月 27 日,美国联邦巡回法院裁定,谷歌在 Android 上使用了大量 Java 代码,侵犯了 Oracle 的版权。版权之争在 2010 年就已立案,当时 Oracle 向 Alphabet 公司提出至少 88 亿美元的赔偿。谷歌对此感到失望,并表示会进一步采取措施,寻求其他解决方案。代码版权之争让硅谷的整个软件产业陷入了数年的“分裂”状态。一波人开发非功能性的基础代码,另一波人使用这些代码来开发应用程序,并认为版权法应该将使用这些基础代码视作一个例外。来自波斯顿 Burns&Levinson 律师事务所的 Mark Schonfeld 表示,“是否将代码使用作为版权的一个例外,这对于整个软件行业来说是个非常重大的决定。我认为这应该由最高法院来裁定,毕竟联邦巡回法院所做出的决定存在很大的争议。”Oracle 的法律总顾问 Dorian Daley 在一份声明中说道,“联邦巡回法院秉持版权法的基本原则,确定谷歌违反了版权法。这一决定是对原作者的保护,避免他们应有的权利遭到破坏”。谷歌及其支持者对这一裁决提出异议,认为这样会影响到新软件的开发,并给软件用户带来更高的使用成本。谷歌在一份声明中说道,“陪审团认为 Java 应该是开放的,每个人都可以免费使用,但法院却推翻了这一观点。这样的裁决只会增加软件用户的使用成本。”Oracle 表示,如果只是使用 Java 开发桌面应用程序或移动应用程序,是可以免费的。但如果要用 Java 开发竞争平台,或者把它嵌入到电子设备中,那么就需要加以限制。联邦巡回法院认为,尽管 Android 没有向用户收取许可费用,但这并不代表谷歌没有从 Java API 中获得商业利益,Android 已经为谷歌带来超过 420 亿美元的广告收入。Oracle 寻求的赔偿金额超过了 88 亿美元,而谷歌表示他们并未从中获得多少利益。来自波士顿 Mirick O’Connell 律师事务所的 Ping Hu 认为,这一争端可能会更多地暴露谷歌从 Android 这个免费系统上获得了多少利益。他说,“Oracle 赢得了战场,但战争并未结束”。Oracle 宣称,谷歌在 2000 年中期急于开发移动操作系统,在没有支付任何版权费用的情况下使用了 Java 技术中受版权保护的关键部分。谷歌反驳说,Oracle 纯粹是出于嫉妒,因为他们做了 Oracle 做不到的事情——开发了一款流行的免费移动操作系统。谷歌说他们只用了 Oracle 的一小部分代码,这些代码只够让 Android 开发者使用 Java 来开发应用程序。2016 年,加利福利亚的联邦陪审团站在了谷歌一边,认为谷歌的行为是“正当”的,应该被视为版权法的一个例外,但联邦巡回法院在最终的裁决中否定了这一论断。法院方面表示,“将受版权保护的成果用于相同的目的,并用它们创建与原作者相竞争的平台,这样的行为没有任何正当性可言“。谷歌希望联邦巡回法院能够重新考虑裁决结果,他们可以上诉到最高法院,而这也正是谷歌支持者所希望看到的。2014 年,最高法院曾经拒绝评审由联邦巡回法院提出的一份提议,联邦巡回法院在这一提议中表示,谷歌所使用的代码是受版权保护的。来 Public Knowledge 的政策顾问 Meredith Rose 说,联邦巡回法院的裁决打破了在软件行业运作了数十年的”潜规则”。Rose 还在一份声明中说道,“这对技术行业的竞争态势、开放性和发展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对于软件用户来说,这也意味着更高的使用成本、更少的选择和更糟糕的产品体验”。Java 是由 Sun Microsystems 公司于 90 年代中期推出的一门编程语言。2010 年 1 月,Oracle 以 74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Sun 公司。8 个月之后,Oracle 就向谷歌提起了版权诉讼。

联邦巡回法院在其2018年的判决中表示,谷歌无法援引合理使用法规,因为它逐字复制了Java API并“为了相同的功能和目的”。

谷歌的首席法务官Kent Walker在博文中将版权保护API好比是“说键盘快捷键只适用于一种类型的计算机”。

预计双方将对赔偿金额展开激烈辩论。甲骨文要求赔偿逾88亿美元,谷歌则声称,它从Android中获得的利润少得可怜。

但是,它们大多遵守一项铁律——利用者必须遵从原开发者制定的规则,这被业界解读为“开源的传染性”。

谷歌还辩称,根据公平使用原则,谷歌应被允许复制它们,允许未经许可使用受版权保护的作品进行研究等目的。

据Oracle执行副总裁兼法律顾问Dorian Daley声称,谷歌在创新方面的担忧完全是烟幕,他表示最高法院应驳回谷歌要求审查此案的请求。

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星期二裁定,谷歌在Android中使用Java代码,侵犯了甲骨文版权。这一案件被发回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联邦法院审理,以确定谷歌的赔偿金额。甲骨文最初要求谷歌赔偿88亿美元损失,不过它要求的赔偿金额可能会增加。

众所周知的是,欧美是开源的发源地,当年由理查德•斯托曼、埃里克••雷蒙德发起的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运动令如今的开源社区风靡全球。自林纳斯•托瓦兹发布Linux以来,开源软件的创造便如雨后春笋般萌发,开源的理念与发展亦深入人心。

陪审团曾在2016年站在谷歌一边,但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在2018年3月推翻了该判决,并要求陪审团确定了该案的赔偿金。

加QQ群:611481448

甲骨文总法律顾问多里安达利(Dorian Dale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联邦法院的裁定支持了版权法的基本原则,很清楚地表明,谷歌触犯了法律。这一裁定保护了创作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随 着开源软件的进一步推广与被利用,一系列开源许可证应运而生,这些许可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概念上与现有的美国版权法相左(Copyleft),但 其并不违背法律。不同的是,部分许可证允许经修改的代码闭源且无需放置版权说明,这放宽了开源软件可成为多种商业运作的可能。

甲骨文总法律顾问多里安戴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谷歌正在重启这一让其信誉受损的争端。“假装对创新的忧虑掩盖了谷歌的真正关注:通过不受约束力的复制其他人的原创和有价值的工作,以获得可观的经济利益,”戴利说。

Daley写道:“表面上担忧创新掩盖了谷歌真正的担忧,即它希望可以不受限制地能够复制别人原创的、有价值的代码作品,为自己谋取便利和巨大的经济利益。这不是、也向来不是复制的正当理由。”

责任编辑:杨昕仪

在这种情形之下Java案能够出现大的反转,谷歌应该是受宠若惊的。我们对其原因进行解读:

谷歌表示版权保护不应扩展到API,因为它们是创建软件的必备工具。

谷歌对于它认为“对移动设备来说很关键”的37个Java API库是这么做的,然后编写了自己的“实现代码,并定制代码,以适应智能手机环境的独特挑战”。

2016年,加利福尼亚州一个陪审团表达了对谷歌的支持,称谷歌在Android代码中使用Java代码构成合理使用,不应当受到版权法的追究。星期二上诉法院的裁定推翻了这一陪审团裁定。

稿源:钛媒体(北京)        

谷歌表示,联邦巡回法院支持甲骨文的裁决是“对软件行业造成毁灭性的一次打击”,这将使创新遇冷。

不过Oracle表示,谷歌的担忧只是制造烟幕,实际上是渴望自由复制、赚取巨额利润。

谷歌和甲骨文之间有关Android使用Java代码的纠纷对整个软件产业都有深远影响。律师事务所Burns Levinson律师马克斯科菲尔德(Mark Schonfeld)说,这是合理使用问题方面的一个重大裁定,对于软件产业来说,它非常非常地重要。我认为该案将闹到最高法院,因为上诉法院作出的这一裁定非常有争议。

2016年旧金山联邦法院对该案复审,甲骨文紧咬37个代码段,证据确凿,加之期间安卓之父电邮事件(鲁宾认为JavaAPI是有版权的)曝出,可以说当时形式判断谷歌输掉官司只是时间问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新匍京a奥门-最全网站手机版app官方下载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